Q&A 如何在醫療體系中消弭HIV污名

印度首間愛滋病診所創辦人Ishwar Gilada醫生和Devex談到治療HIV感染者時,說道:「我無法保證我所有,甚至一半的醫護同仁不帶有歧視。」

 

截至2019年,估計共有三千八百萬人感染HIV。HIV可透過血液、精液、陰道分泌物傳染;女性感染者若未接受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治療,也可能經由懷孕、生產、哺乳傳染給寶寶。HIV不會透過日常接觸、唾液、尿液、眼淚、鼻涕或汗水而傳染。

 

Gilada醫生表示,雖然醫療人員都知道愛滋病毒的傳染途徑有限,但實際上他卻看過醫療照護人員對HIV感染者帶著歧視和偏見。這樣的態度可能會影響感染者所受照護的品質。

 

Gilada醫生也表示,教育程度高、資歷好的人通常帶有最深的歧視。他說:「以這樣來看的話,在醫療環境中,醫生、護理師、技術人員會比社會上其他的人帶有更深的歧視。」他認為根深蒂固的態度反而掩蓋過這些專業人士對病毒的正確了解。

 

Gilada醫生和Devex說明這樣的污名從何而來,他又如何在醫療情境中處理這個問題。

 

囿於篇幅長度及為求內文清晰通暢,訪談內容經編輯處理。

就你的經驗來看,在醫療體系中,HIV污名及對感染者歧視的情況是否存在?

 

我們不保證所有的醫療工作人員都真的那麼關懷體貼。有些人以投入奉獻的態度選擇了這個職業,有些人則是被家庭所迫……我不是新冠病毒的專家,但如果患有新冠病毒患者來找我,作為一名醫師我有責任提供治療。我會戴上口罩和防護面罩保護自己,但我絕不會將他們拒於門外。每個職業都有其必然的風險,例如機師要承擔飛行意外的風險,但他們了解這是工作的一部份。醫生也必須了解,一旦他們宣示了醫師誓詞後,就必須一視同仁治療所有病患。醫生不能因為個人的偏見而選擇要治療哪位病患。除非沒有必備的專業知識與技術,才能拒絕治療特定病患。

 

您覺得為什麼就算在醫療體系中,這類的污名和歧視仍存在?

 

有時候,醫療照護人員雖然了解HIV的傳染途徑及治療方式,但還是對感染者帶有一定的偏見。事實上,有些感染者從來都沒有從事特別危險的行為,純粹就是不幸地被感染。很多時候,帶有偏見的醫護人員就跟感染者一樣,可能因為同樣的生活型態而有機會感染HIV。我們告訴醫生還有任何醫護人員,如果你是感染者,你想獲得怎樣的照護,那就該用同樣的方式對待感染者。我們告訴他們必須設身處地為感染者設想……

 

現在,HIV已經很容易處理了。沒有人應該因為感染HIV而死去,可以擁有很充實圓滿的人生。我認為他們甚至活得比沒有感染HIV的人更好,因為感染者固定要去看醫生、定期要回診;醫生會檢查他們的肝臟、腎臟、心臟等功能。如果你歧視HIV感染者,這完全是人為迫害。

 

對於醫療照護機構該如何消弭醫護人員對HIV/愛滋病的歧視及污名,您有什麼建議?
 

對我個人來說,身為治療HIV/愛滋病的醫師,我會刻意與HIV患者握手或擁抱,讓機構中的同事及同儕了解HIV並不會透過接觸或擁抱而傳染。

 

我在進行訓練課程時,也會特別提及我從事HIV照護工作已長達35年,且沒有受到感染,因為相較於其他疾病,醫生與病患間傳染愛滋病的機會非常小。舉新冠病毒為例,醫護人員必須戴口罩、防護面罩和手套才能安全地為病患進行檢查。但就HIV來說,沒有戴口罩或手套進行檢查也很安全。這樣講就非常清楚了。

 

在我的診所中,我也雇用HIV感染者。這位員工和我一起工作15年了,我喝的茶都是她泡的。所有來的人都知道她是感染者。只要大家知道這個醫生雇用了感染者,對這個疾病就會有所了解,也有助打擊任何錯誤觀念。

 

有些人一旦知道自己是感染者後就會辭職或把公司停掉,怕自己會對別人造成危險。我告訴我的病患:「你不需要告訴(任何人)你感染了HIV……」自願辭職或停掉公司,反而會進一步造成更多污名及歧視。感染HIV不需要做什麼特別的預防措施。如果不需要這樣做,也就不必特別告訴其他人你是感染者。我和同事在這個議題上有很多辯論。

 

對於在醫療產業的從業人員如何推動、提供HIV感染者有品質的照顧,您有什麼呼籲?

可以透過有隱私的環境提供有品質的照護,像我們在這裡提供的一樣。我們提供全面的HIV照護,包含諮商、檢測、各類諮詢、檢查、較低價格的藥物。這類的做法稱為「正向區隔」(positive discrimination)。我們為感染者提供的照顧,可說比其他地方為非感染者提供的更好。

 

再來是將HIV照護融入現有的照護。

最後,我們(在醫療表格上)不應該寫「血清檢測陽性」或「病患接受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治療」……因為親友可能在看病患資料時,會發現她/他的感染者身分。有些感染者也不希望帶著HIV的標籤,所以我們建議在感染者面前,將藥物分裝到沒有貼標籤的盒子中,如此一來可以避免感染者的家人對他產生歧視。

 

我也告訴他們「不要帶著我的名片;不要帶著有我名字的處方」。在HIV的領域執業這麼久,大家看到我的名字就知道我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專家。我會開兩種不同的處方:一種有我的全名,另一種處方只會有我的名、不會有我的姓,這樣別人就不會知道。為了避免歧視,我們必須採取這類的預防作法,這比照顧那些已經受到歧視的人更重要。HIV感染者的家人不需要分開煮飯或與感染者分開用餐。衣服可以一起洗;個人衛生用品如牙膏、舌苔刷、刮鬍刀等除外,其他的家用品則可共用。HIV並不會透過一般日常活動傳染。感染者不應該被差別對待,這樣反而會導致受到污名或歧視的感覺。

 

了解吉立亞醫藥如何透過亞太彩虹基金協助以HIV/愛滋病患為中心的計畫。

© 2020 Gilead Science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Blanca Facebook Icono
  • Blanco Icono LinkedIn
  • Twitter Icono blanco
  • Blanco Icono de YouTube

GILEAD, and the GILEAD Logo are trademarks of Gilead Sciences, Inc., or its related companies. All other mark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The Gilead Sciences name varies across regions and can also be displayed as “吉利德科學” in Hong Kong and China, and “吉立亞醫藥” in Taiwan.